欢迎光临,请 登陆|免费注册

0731-82039593

当前位置:首 页>>学历专栏 >>同等学力 >>2017年清华大学招生不再细分专业,对我们选专业有什么样的启示?

2017年清华大学招生不再细分专业,对我们选专业有什么样的启示?

   2017-04-12 14:21:21   【 】   责任编辑:xcjyw

      目前清华大学已成立“大类培养领导小组”,由校长邱勇担任组长。就在上月底,清华还召开大类培养领导小组会议,并聘任大类培养首席教授。这意味着,该校今年将推行“按大类进行人才培养管理”方案,打破院系和专业壁垒,按16个大类招收、培养本科生。

      记者调查发现,近年来,一些高校在部分院系实施了大类招生,但在全校范围内推行的尚不多见。同时,为每个大类设首席教授,也成为清华大学大类招生、培养的独创和亮点。正因如此,该消息一经发布,立即引发社会的强烈关注。

     考清华不用再为选专业纠结

      今年清华大学招生将打破院系和专业壁垒,按16个大类招收、培养本科生,学生本科期间还将有10个学分的课程完全可以自主安排。

     大部分学院专业重组归类

      清华所有纳入本科招生的专业将合并为16个大类,包括数理类,化生类,人文与社会类,机械、航空与动力类等。除了美术学院、新雅书院、法学院等少数几个学院独立成类外,其余大部分学院的专业都面临着合并、重组,比如化学生物类就涉及化学系、生命科学学院、药学院、生物医学工程系、化学工程系等多个院系。此外,有些院系的专业还划入了不同的大类,比如化工系的化学工程与工业生物工程,既出现在化生类,也出现在环境、化工与新材料类。

      清华副校长杨斌解释,推动大类培养既有综合改革的推动因素,也有广泛的国际背景,这一改革在强化大类通识教育的同时,对专业教育也提出更高要求。清华校长邱勇表示,大类培养实施过程复杂,但衡量标准简单而明确,必须大幅提高学生的通识教育素养,更好地帮助学生找到最适合自己发展的专业,同时追求通识教育和专业教育的相互融合与促进。

      院士担纲大类首席教授

      目前,清华已成立“大类培养领导小组”,由校长邱勇担任组长。就在上月底,清华还召开大类培养领导小组会议,并聘任大类培养首席教授。

      每个大类都设首席教授,这些教授来头都不简单,光院士就有好几位。比如,中国科学院院士、凝聚态物理学家朱邦芬担任数理类的首席教授,中国工程院院士、著名大气污染防治专家贺克斌教授出任环境、化工与新材料类的首席教授,他们将直接参与本科生培养。

      清华将按照大类培养重构培养方案,专业上注重厚基础;学生学习上讲究自主性;学校人才培养上追求高质量。根据培养方案,清华设立了10个学分的自主发展课程,为学生自主学习提供空间;另设44个学分的外语、体育等通识课程,以及116个学分的专业课程。

      大一阶段,各专业大类的学生将通过学习“通识课程”“专业基础课”“专业导引课”等,了解相关专业的知识体系、学科发展和应用背景,从而确立自己的学科兴趣,找到适合自己的专业方向。

     宽口径招生成趋势

      清华推大类招生早已有苗头,去年,该校“招生大户”机械工程学院和航天航空学院就已试水大类招生。机械工程学院下设的机械工程(含机械工程实验班)、测控技术与仪器、车辆工程及能源与动力工程专业就合并为机械大类,统一招生。学生入学后第一年不分专业,进行通识教育和专业基础教育,大二分流到各个专业。

      这一举措也非清华独创,多年前,部分研究性综合型大学就已迈开大类招生步伐。

      北京大学2001年开始实施元培计划,自2002年开始,实行以院系学科大类进行招生的制度,至2004年,除地质、天文、非通用语种等少量特殊专业、医学类专业外,全校所有院系都实行了按院系或学科大类招生和培养。

     人民大学自2015年开始,全面实行宽口径招生,招生专业基本以学院为单位设置,覆盖人文学科、社会学科和理工学科。近几年人大在北京实施“一对一咨询”,指导学生根据特长、意愿等填报志愿,文理科志愿满足率都达到约95%。北京交通大学开展大类招生和培养的实践已有七八年,全面大类招生始于去年。京外的浙江大学、复旦大学等多所知名院校都在推进大类招生。

     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

     清华大学即将在全校范围内推广大类招生和培养,无外乎有两个目的,一为学生,二为清华。为学生,即为学生减少或者规避专业选择的盲目和草率性,为学生扩大知识视野提供机会。为学校,即希望借此吸引更多优秀拔尖人才进入清华。

     尽管大类培养不是新鲜事,但就我国高校来说,也还是有很多积极意义的。概括来说,大类培养不是否定既有的专业教育,而是对专业教育更高层次的肯定。大类招生和培养,就是让学生更大范围拓展自己的兴趣,为精确瞄准自己的发展目标提供更多机会。同时,大类培养几乎成为一流大学的共同追求。换言之,一流的本科教育必须实施大类培养。

     当然,任何改革都有风险。本次改革能否按照校方意愿顺利推进,还是一个尚待证明的课题。问题之一是大类确定的学术逻辑和实践依据是什么,如果这个问题不弄清楚,来自部分教师的“不配合”或将难以避免。第二,大一之后如何将通识教育与专业选择和教育有机接续起来,现在还看不到具体操作规程。第三,16个大类的首席教授虽然都是本专业最具影响力的教授,学术声望卓著,但他们不仅科研任务繁重,而且社会工作颇多。因此,这些首席教授能否有足够时间投身具体的教学改革,对于他们和学校都是挑战。